10个著名公益众筹平台先容

10个著名公益众筹平台先容

【要闻】今日上午纪念开

【要闻】今日上午纪念开

“媒体+公益”协力助力脱

“媒体+公益”协力助力脱

中邦梦思者注册教程

中邦梦思者注册教程

网公益频道

网公益频道

“彰显爱心 牵手助行”—

“彰显爱心 牵手助行”—

以公益之声启精神之窗

以公益之声启精神之窗

升平众筹网 公益众筹体例

升平众筹网 公益众筹体例

星空智投精算

星空智投精算

胡广华:为什么我的公益之途越走越窄

  编者按:为致敬为中国的慈善公益事业做出贡献的爱心人士,探索我国慈善公益事业发展的方向和面临的主要任务,全方位、多角度宣传报道中国慈善公益事业的最新成果、聆听榜样心声,讴歌时代精神,引领慈善公益潮流,中华慈善新闻网特邀请相关嘉宾对如何打造现代慈善公益理念、提升慈善公益事业在人民群众中的影响力、我国慈善公益事业繁荣发展面临的形势挑战与机遇等话题进行分析解读,畅谈对社会服务创新以及社会大众广泛参与慈善公益事业等方面的思考和认识。

胡广华:为什么我的公益之途越走越窄

  人物名片:胡广华,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秘书长。1983-1988曾在共青团中央宣传部工作,曾任北京联想集团任总裁办公室主任、柳传志总裁秘书、香港联想国际副总经理、联想集团华南总部副总经理、神州数码(深圳)公司总经理。

  “天使是一种精神。而我们只是公益从业者,所以要求我们专业、务实”,胡广华说前两天他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在演讲,主题是《为什么我的公益之路越走越窄》,他说,这也是他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我们“基金会”有足够的基金吗?我们的公益项目接地气有创新吗?我们团队的专业能力和职业态度可圈可点吗?社会,大众对我们的公益理念公益行为认可吗?我们对自己的工作满意吗?我们自己快乐吗?我们带给他人快乐了吗?

  胡广华是一个很讲效率的人,他的语速很快,思维也很敏捷,从商界转为公益人,他把自己定位成一个公益从业者,“我们不是上帝,而是公益的从业者,所以从职业的角度来说,我们就要讲效率,就要吸引优秀人才、培养优秀人才、留住优秀人才,要专业化。” 他说,公益必须职业化、专业化,这是一个趋势,否则公益永远就会僵在这里。

  胡广华说,有了这种心态,才会静下心冷静去思考其实我们还有很远的路没有走,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没有做。见证过改革开放并且又是企业经理人出身的胡广华,有着一种与时俱进又务实的精神。

  这种精神还体现在他对批评的接受度上,“公众对我们的批评、谩骂、指责是对我们的爱护”,胡广华说,特别是为天津港爆炸事故捐款时,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承受了很多质疑,他久久没有站出来解释,而是在反思应该怎么样才能让基金会提升自身,提升透明度,增强公信力,免受这些误解,“当然,民众的公益意识也需要有一个唤醒的过程”,他补充道。

  胡广华说自己曾经是一位“老愤青”,有满肚子的激情,对这个国家有着切肤之爱,作为一位很严谨的基金会秘书长,他用了“切肤”这个词。“我认为一切进步和变革都是从抱怨发牢骚开始的,我们要认识到不足才能去改进”,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胡广华和中国青年报一位年轻的记者去山西大同支教,后来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人民日报》上,名字叫作《在火热的社会实践中改变自己》。自此,胡广华从政、下海又转身公益人,一直在主动改变角色,也在适应角色,这种改变和适应的意义在他对基金会管理中可见一斑——很多创新的优秀的有竞争机制的理念包括KPI考核等,被植入到对于公益从业者的引导中,让公益人有了生存的危机感、有把事情做好的动力,公益人自身也因此变得更加职业和专业,“职业是因为有态度,专业是因为有素质”,胡广华的提炼简洁有力。后来,胡广华又提出“公益职业经理人”概念。

  而对于公益从业者的管理和引导,胡广华认为,这同样需要从企业中去提取一些团队管理的精髓,“开放合作,目标管理,塑造内部文化”。

  做公益,要有爱心。但只是凭爱心不一定能把公益做好。公益也是技术活,除了体现爱心,体现公平,同时还要体现专业、体现效率,从而体现价值。

  公益的价值在于用专业的能力将捐赠人的爱心和善款放大,发挥出最大的公益价值。

  因为公益是技术活,因为公益从业者需要有专业知识,因此,对公益从业者的价值必须充分认可。不可以不尊重公益人有价值的劳动。因此,胡广华秘书长提倡做纯粹的、专业的、有尊严的、体面地、快乐的公益人。要给这些公益人足够的保障和尊严,才能留住人才,好好做事。

  对于网络筹款,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成立了互联网众筹部,在胡广华看来,同样的筹款数目,参与的人数相当重要,“大客户当然不可忽视,但是公益的意义还在于唤醒公众的自觉意识和悲悯之心,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哪怕是监督拍砖”。他对互联网募款的成效表示满意,“众筹这种方式是非常稳定的,并且数目很乐观”。

  “在微公益时代,我们要将无数个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力量,汇集成无微不至的关爱。”胡广华向第九届、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许嘉璐汇报时这样说。

胡广华:为什么我的公益之途越走越窄

  胡广华说,作为基金会的秘书长,既是一个管理者,执行上传下达基金会理事决定,制定基金会发展战略,同时秘书长还是专业的募款员,是机构品牌传播官,是机构风险控制的“最后一道防线”,是机构文化的构造者,同时还必须肩负着推动公益行业发展的使命。

  中国的公益行业起步晚、起点低,郭美美事件的负面影响力在社会上还远远没有消除。很多时候,普通老百姓,提起基金会提起公益,想到最多的还是“红十字”“郭美美”,而且把对社会,甚至对政府、对企业、对富人的不满统统转嫁到基金会、公益组织头上。

  整个中国公益的规模依然很小。美国公益从业人数占全国总就业人口的12%,基金会产值占全国GDP的2.5%。2013 年美国慈善捐赠总量为3160亿美元。相比之下,无论是慈善规模,从业人数,尤其是专业化程度,中国公益的确显得微不足道。

  客观的说,中国公益行业这几年取得了一些成绩和进步,影响力逐渐扩大,但这种影响力还主要局限在行业内,社会影响力的扩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艰难的工作要做。公益组织、公益人千万不可沾沾自喜,故步自封。更不能画地为牢,占山为王,甚至相互拆台。

胡广华:为什么我的公益之途越走越窄

  谈到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的未来,胡广华说,在前不久召开的理事会上,基金会成立了医疗专业委员会。钟南山院士被聘为基金会理事。医疗救助、大病救助将是基金会将来一个大的方向。

  在过去三年,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各方面工作有了长足的进步与成长,慈善总量从2012年的2800万,2013年的4000万,2014年的6000万,2015年1.5亿,年复合增长率超过68%,特别可喜的是,通过互联网众筹的善款占比超过70%。

  可以说,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已经从一个传统的机关事业单位型社会组织成功转型为一个具有企业化管理和市场化意识的社会组织;已经成功地完成了向互联网公益的转型。已经成功地完成了从生存阶段向发展阶段的转变。

  未来,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将从项目性基金会向资助型基金会转型的目标前进。目前中国的大部分“基金会”其实没有“基金”,一是注册资本金少,二是每年积累少。

  胡广华谈到,基金会将通过各种方式,不断扩大基金会的资本金,增强基金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以便更多地支持NGO,更好地支持草根公益组织的发展。

  基金会有了长足的进步,团队能力也正不断提升,胡广华并没有变得“得意洋洋”、“可喜可贺”,相反,他的态度是如此的冷静,甚至略显沉重。

  他说,这三年,走得很苦很累,大环境小环境都有诸多不如意,有时候也曾经萌生过“去意”,但冥冥之中,还是有一种力量让他坚持下来,他说,对于未来,他不敢太多奢望。既然选择了,就别后悔,既然选择了,就必须坚守。坚守可能不一定就有希望,但不坚守肯定就不会有希望。

  公益的路越走越窄,怎么破?胡广华说,他和基金会还在路上。(焦中理 张倍榕)